北京单场历史数据

用你的醫保費給癌癥患者吃藥,你愿意嗎?

生命無價,但有些人,每一天的生命,都和一片藥的價格拴在一起。去年大火的電影《我不是藥神》讓我們知道了兩件事:第一,有些癌癥是有藥可治的。第二,這些“救命藥”太貴了,很多人“把房子吃沒了,把家吃垮了”,就因為“不想死”,“想活著”。333.jpg

接著, 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報銷目錄,讓很多癌癥患者仿佛看到了曙光。沒想到,一盆冷水狠狠潑了下來。進入醫保的抗癌藥,“消失”了。有媒體報道,在一些城市,醫院開不出這些抗癌藥。

111.jpg

“開不出”,不是沒有,而是太貴。醫保盤子就這么大,一個病人吃抗癌藥的錢,差不多夠幾百個人吃藥了。要是開多了,醫院為難,醫生還可能被扣工資。

正像網上有一種觀點:用200個人的看病錢給一個人吃靶向藥,公平嗎?

先別急著“政治正確”地去做道德批判。先來看一組數字:近十幾年,我國的癌癥發病率都在以每年3.9%的速度上升。目前,全國平均每天新增癌癥1萬多人,全年新增癌癥患者300多萬人。

他們,離我們,沒有想象中那么遙遠。

賺很多錢,娶漂亮媳婦,走遍全世界,是馬小榮從小的理想。沒想到,25歲他得了和魏則西一樣的病——滑膜肉瘤。做手術切除后,不到兩個月又復發。27歲,他住進了一家醫院的臨終關懷中心。

為了活下去,他需要靶向藥。但父母都是山東章丘的普通農民,負擔不起每月上萬的藥費,馬小榮就去做新藥研發的“小白鼠”。

“副作用和命比,我肯定選命。”新藥的副作用讓馬小榮大量咳血,進了ICU。但他還是愿意試藥,至少這樣能活下去。

而對更多癌癥病人來說,靶向藥不僅能讓他們活下去,還能有和普通人沒兩樣的高質量生活。

有人回到了熱愛的工作崗位,退休后和妻子一起登山、旅游;有人因為延長了幾年生命,得以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世,能多陪這個小家伙走一段路……癌癥病人,并不只代表“行將就木”,他們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是兒女。隨著癌癥發病的年輕化,還有很多是一個家庭的全部希望。

吃,傾家蕩產。不吃,只能等死。

還有鋌而走險的第三條路,購買非正規渠道的仿制藥,甚至違法購買高純度的原料藥直接服用。

在這么殘酷的選擇面前,任何看似冷靜理性的計算,都實在太輕飄飄了。

其實抗癌藥“消失”不是第一次了。乳腺癌靶向藥 “赫賽汀”從2017年7月被納入國家醫保目錄乙類范圍后,就陸續出現短缺。最根本的,還是來自緊張的醫保資金池的挑戰。

“總額限制”“占藥比”,今天我們不談這些高大上的熱詞。就來說說我們為什么需要有醫保。和商業醫保按概率決定保費不同,社會醫保是按照收入確定繳費多少,有著“收入再分配”的性質,是一種共濟制度。再通俗點說,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單獨無法對抗不可知的疾病風險,才需要有醫保。

對這些癌癥患者來說,醫保就是他們活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像《我不是藥神》里的一句臺詞:我只是想活下去,這有錯嗎?

444.jpg

555.jpg

看到這里回到題目中的問題,那我再問你:萬一不幸罹患重病,200個人的醫保繳費供你看病,你愿意嗎?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北京单场历史数据 炸金花最简单做牌技巧 69棋牌 中国股票指数曲线 买快开型彩票怎么赚钱 捕鱼来了最强副炮 秒速时时彩计划稳赚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开结果 皇冠比分网 淘宝快3走势 七位数走势图带做表带连线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500 有什么好的理财网站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留学中介 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