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历史数据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甘肅省慶陽市大力發展羊產業攻堅深度貧困

2019-05-17 09:11|作者:|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分享到:

  本報記者焦宏 吳曉燕 魯明

  “‘331+’的路子就是好。我入股了養羊合作社,又流轉了土地,一家人的日子越來越好。”日前,甘肅省慶陽市慶城縣驛馬鎮楊灣村村民吳俊禮說,他用5萬元精準扶貧專項貸款入股了興富養殖合作社養羊,每年從合作社能領到保底分紅;同時,將20畝山地又流轉給合作社,每年還能拿到3000元的流轉費,自己還在合作社上班掙工資,一家人的日子是越過越好。

  吳俊禮說的“331+”,是慶陽在全市推行的一種農業產業化扶貧新模式,通過第一個“3”,組建“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的三方產業聯合體,創新農業組織形式和經營機制;運用第二個“3”,推進“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創新資源配置和經營方式;建立“1”,統一科學的品牌化質量管理體系,創新扶貧產業發展方式;再配套“+黨建”“+集體經濟”等方式,巧妙整合各種要素、各方力量,構建全新利益聯結機制,形成了一只拳頭,全力以赴打贏產業扶貧攻堅戰。

  科技助力釋放攻堅深貧更強動力

  地處隴東的慶陽是革命老區,也是甘肅脫貧攻堅的主戰場。其中,環縣、鎮原縣一直是慶陽扶貧開發的堅中之堅、難中之難,被甘肅省確定為深度貧困縣。在脫貧攻堅最吃勁的時候,慶陽針對深度貧困地區和非深度貧困地區分別出臺了脫貧攻堅實施方案,把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擺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以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舉措、更加有力的工作,全面提升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成效,堅決打贏打好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戰。為此,慶陽市緊緊立足當地資源稟賦,決心依托特色優勢產業,在一戶一策產業增收方案的基礎上,全面實施“331+”現代農業產業化助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新模式,并出臺了《慶陽市羊產業精準扶貧三年行動實施方案》。

  2018年10月,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以下簡稱牧醫所)和甘肅中盛華美羊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中盛公司)正式簽署技術合作協議,共同啟動湖羊育種工作。作為慶陽市引進的一家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中盛公司是當地的肉羊養殖龍頭企業,肩負著慶陽市肉羊產業扶貧特別是助推深度貧困縣脫貧攻堅的重任。近一年來,該項目負責人張莉研究員多次去中盛公司開展肉羊育種技術指導,并定期派專業碩士研究生駐場試驗,作為牧醫所動物遺傳育種學科的骨干專家,她依托所內科研平臺,幫助中盛公司不斷優化場內育種核心群、探索湖羊全基因組育種技術及應用、指導實施國家肉羊生產性能測定站項目、協助申報國家肉羊核心育種場等,在完善系譜、開展生產性能測定、數據信息化采集等方面做了大量的育種工作,并通過整合牧醫所的繁殖、營養、疫病防控等技術資源開展高效協同育種工作,建立湖羊高效養殖與育種技術平臺。張莉研究員還兼任中共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四支部紀檢委員,同時負責對甘肅慶陽市的所級科技扶貧對口幫扶任務,通過與中盛公司的技術合作,形成“牧醫所+中盛+地方政府+貧困戶”四位一體幫扶體系,共同開展慶陽深度、非深度貧困地區的肉羊產業扶貧工作。

  記者了解到,中盛公司在慶陽啟動了1000萬只肉羊產業化建設項目,在深度貧困縣鎮原縣、環縣和貧困縣西峰區、慶城縣等地建成了萬只種羊繁育場。通過“331+”農業產業化扶貧模式,慶陽市把肉羊產業作為第一扶貧產業,把肉羊產業作為實施精準扶貧、攻堅深度貧困的重要抓手,全力培育壯大龍頭企業,探索“331+”和“五位一體”產業扶貧模式,構建利益聯結機制,形成產業發展共同體,初步實現了產業培育與脫貧攻堅共贏,有效保障了貧困戶穩定增收,走出了一條深度貧困縣區產業扶貧的新路徑。

  利益聯結拓寬穩定長效增收渠道

  “在肉羊產業上,慶陽市充分發揮中盛公司的龍頭帶動作用,用‘331+’扶貧模式,讓貧困戶實現5種收益,最大限度地激活農民的內生動力,讓企農合作、共同發展,形成利益共同體,以實現貧困群眾增收致富。”慶陽市副市長董濤說,一是戶托社養型,龍頭企業提供懷孕母羊和公羊,保護價收購育肥羊。貧困戶購買20只基礎母羊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統一經營,農戶和合作社按比例分紅。村集體以村級產業互助資金入股,按股分紅。貧困戶每戶每年可分紅15000元,人均3750元。二是公司代養型,合作社以場地、圈舍、機械設施、資金、養殖管理技術入股,貧困戶以飼草地、扶貧專項資金、扶貧貼息貸款入股,由公司統一代養經營,給合作社、貧困戶按股分紅。貧困戶每戶每年可分紅10000元,人均2500元。三是農戶自養型,公司與貧困戶、合作社簽訂收購合同。貧困戶利用扶貧專項貸款,從公司購買基礎母羊和公羊按標準飼養,合作社給貧困戶提供技術服務,公司以保護價回收出欄羊只。每個貧困戶購買15只基礎母羊,年飼養量達到45只,出欄30只育肥羊,可獲純收入16403元,人均4100元。四是種草增收型,貧困戶把土地流轉給合作社或飼草企業,或者貧困戶自己種植飼草,飼草企業訂單收購,貧困戶獲得土地流轉收入或者飼草種植收入。以每戶種草10畝為例,每戶每年可獲純收入4000元,人均1000元。五是務工增收型,龍頭企業和合作社優先選擇貧困戶勞動力,通過培訓吸納貧困群眾到養羊各個崗位當產業工人,領取工資報酬,增加務工收入。每個務工勞力年收入20400元,人均5100元。該模式可以一攬子解決扶貧“事、人、錢、物、技”和“理念、機制、路徑、方法”問題,把“相對有限”的政策資源與“相對無限”的社會資源有機結合起來,形成合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記者在環縣城東塬萬只基礎母羊繁育養殖場看到,養殖場除了進行湖羊基礎母羊的繁育和選育外,還向合作社和貧困戶投放懷孕母羊和種公羊,并對全縣養羊戶開展現場技術培訓,采取“3天理論學習+7天實踐操作”的培訓方式,對發展湖羊養殖的貧困戶進行現場“踏欄”輪訓,引導環縣肉羊產業的規模化、集約化、標準化發展。

  “公司進駐慶陽以來,以‘飼草種植、種羊繁育、屠宰加工、飼料加工、有機肥加工、冷鏈物流’六大板塊,實施全產業鏈開發,采取‘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模式,帶動貧困縣特別是深度貧困縣的貧困群眾種草、養羊、就業,向著脫貧目標快速邁進。”中盛公司總經理孫好國說,公司以牧醫所為科技支撐,以合作社為載體,發展肉羊產業,解決了分散養殖質量不高、抵御市場風險不強的問題,促進了環縣等深度貧困縣及其它貧困縣區村集體經濟發展和貧困群眾增收。

  “這個模式讓我們這些貧困戶發展產業找到了靠山。”環縣曲子鎮西溝村村民谷金榮說。

  “331+”產業扶貧模式,鼓勵龍頭企業、規模養殖場、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與貧困戶建立穩定的三方聯動合作,通過股份制、股份合作制、托管代養、訂單幫扶等多種形式,讓深度貧困縣的貧困群眾與新型經營主體間構建了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擁有了穩定的增收渠道。

  機制創新助力扶貧模式有效升級

  “短短一年時間,有1.12萬元的分紅,真沒想到。這離不開黨的好政策,也離不開合作社。”時隔半年后,慶城縣驛馬鎮楊灣村的貧困戶常廣科仍對去年9月舉行的慶城縣“331+”湖羊養殖產業扶貧首次分紅儀式記憶猶新:全村65戶貧困戶第一次共享了65.46萬元的產業扶貧“大紅包”。

  2017年,慶陽市在慶城縣楊灣村探索“三方聯動、三變推動、品牌帶動、黨建促動”的“331+”農業產業化扶貧模式。當地按照“政府引導、合作社帶動、農民入股、合作社托管”的發展模式,采取“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利益聯結方式,以“三變”為核心,以中盛公司、合作社、貧困戶三方聯動合作基礎,開展湖羊托管繁育養殖,帶動貧困戶增收。

  “村民除了以羊只和土地入股合作社享受分紅外,還能在合作社打工掙錢。”興富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小軍說,按照協議合作社負責“統一舍飼養殖、統一飼料加工、統一疫病防控、統一銷售服務”,實現標準化養殖,降低市場風險,貧困戶則通過中盛公司擔保貸款,申請政府貼息的銀行貸款來購羊入股。同時,入股貧困戶以土地入股,由合作社統一種植、收割。

  楊灣村起步探索實踐“331+”模式后,村里的65戶貧困戶分別以5萬元政府貼息貸款購買湖羊,以“入股”的方式“寄養”在合作社里,合作社全程負責防疫、養殖、飼草種植等環節,由中盛公司進行技術指導并以保護價收購。

  “合作社的利潤大部分作為分紅返給貧困戶了。”李小軍說,“331+”模式是以三方聯動合作為基礎、以“三變”機制為核心,貧困戶按股分紅獲取收入,以產業入股分紅,既壯大了集體經濟,又實現了貧困戶穩定增收。

  “331+”農業產業化扶貧模式,突出“三變”改革這個核心,培育了貧困戶發展產業增收的新動能。“通過這一模式,讓貧困戶參與到產業發展互助合作中來,變‘輸血’為‘造血’,將‘沉睡資源’變成了‘增收資源’,將‘改革紅利’變成了‘集體盈利’,將‘資產保值’變成了‘產業增收’。”慶城縣委書記葛宏表示,借助“331+”產業扶貧模式,當地有效解決了農村“三變”改革中的瓶頸制約,加快了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步伐。

  孫好國說,2018年,中盛公司通過“331+”模式,投放湖羊種羊6.2萬只,帶動慶陽市肉羊養殖合作社318個,入社貧困戶17789戶,每戶年增收1.5萬元以上。為了升級331+產業扶貧模式,今年中盛公司和慶陽市推行“政府+銀行+龍頭企業+合作社+保險”的“五位一體”的肉羊養殖新模式,將組建510個合作社,通過政府利用扶貧資金建設存欄400-4000只的湖羊標準化示范合作社羊場;銀行通過政府成立的扶投公司擔保貸款解決合作社的流動資金來購買種羊、飼草料等;全面實行基礎母羊保險制度,保險費由政府全額承擔;龍頭企業以合作社基礎母羊總數的一定比例種羊及管理入股合作社,負責運營管理,確保每個示范社年產值達到目標產值,每年按甲方投入的固定資產比例進行分紅。剩余利潤由龍頭企業和合作進行二次分紅,進一步提高養殖效益,更好實現各方利益分配,實現產業扶貧的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王偉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北京单场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