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历史数据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是稻田也是舞臺 是農舍也是書屋 去犁橋赴一場藝術之約

2019-03-19 10:52|作者:|來源:人民網

分享到:

    開欄的話

  今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代表團參加審議時強調,“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鄉村振興是包括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的全面振興。”

  鄉村振興,離不開鄉村文化資源的喚醒。探索的例子不斷涌現:安徽銅陵用藝術改變鄉村、云南尋找古鎮傳承與現代化發展的平衡點、河南加強農村文化設施建設……今起,本版推出“解碼·鄉村文化振興”系列報道,展現鄉親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生動圖景,追尋這股激活鄉村振興的文化力量。

  盼望著盼望著,春天的腳步,近了。

  順著一條寬闊的鄉間水泥路,掠過成蔭的樹叢,車行不到5分鐘,安徽省銅陵市西聯鎮犁橋村便宛然浮現。開春的江南,是一曲翠綠和金黃的交響。放眼望,窄窄的田壟旁,油菜花們成片長出,像一團團黃燦燦的火焰。阡陌縱橫間,春草綠樹也都齊刷刷冒頭,把村子裝點得綠油油。

  突然,遠處幾樁大紅大綠、托腮凝思的大頭人像雕塑在眼前顯現,仿佛是外來客,默不作聲地佇立在村頭。村黨支部副書記鐘昆侖說:“如今的犁橋,除了黃和綠,還有五彩繽紛的藝術和來自全國各地的藝術家。”

  雕塑、彩繪,通過巧思融入鄉村

  鐘昆侖指的是去年11月由銅陵市文化和旅游局主辦的“大地田原藝術季”活動。持續至今,藝術季囊括了美食、裝置、雕塑、彩繪涂鴉、音樂、詩歌等,依循銅陵這座江濱城市的山水和犁橋村江南水鄉的氛圍,借助近百位藝術家、建筑師、設計師們的巧思,打造藝術助力鄉村振興和文旅融合的樣板。

  藝術季大幕由一場秋季稻田宴拉開。“飯桌就設在稻田里,游客和村民圍坐著,身旁是金燦燦的谷堆。稻子現場收割,脫粒成米,蒸飯器蒸熟立馬上桌。蔬菜是村民自家種的,黃鱔、江魚、河蝦等河鮮應有盡有,還有特色的江南風物像芡實、蓮藕等。坐在空曠的稻田里,吃著自家產的食材,那叫一個舒坦。”土生土長的犁橋人鐘昆侖說。

  伴隨稻田宴的還有文化演出。“稻田與大地就是舞臺,舞蹈家跳舞、詩人朗誦、音樂家演奏、民間藝人唱大鼓書都在田里。藍天白云和金黃稻浪創造了最打動人心的演出。”藝術季策展人、重慶原美術館館長梁克剛說。

  宴畢,藝術家緊鑼密鼓開始工作。創作分兩類,一是梁克剛固定團隊里的8人,吃住在村里,作品也永久留下。第二類是把其他創作者的作品做成臨展,隨展隨撤。在梁克剛眼里,犁橋就是一個天然的藝術館。村里少有人走的過道、閑置的空地農房、廢棄的墻面都是展區,把雕塑、裝置、彩繪等統統打包裝進去。

  在建的“水上美術館”是其中的得意之作。犁橋村中心有一片水域寬闊的內湖。來犁橋考察后,梁克剛望著風平浪靜的湖面靜靜發呆,不多久就萌生了在湖心建迷你美術館的想法:“館體是一個非規則建筑,好比一張紙折疊幾次、再拉抻后的幾何造型。游客需要預約再劃船上去,一船10人。整個館外平臺50平方米,展廳就設5平方米,放一件大咖的畫作或是裝置作品,定時更換,每次容納一到兩個人進去參觀。”

  村里還將空閑的農房改造成先鋒戲劇演出場、實驗舞蹈房、稻荷書屋、彩繪圖畫教學室等實用性場館,邀請外地藝術家來演出和舉辦活動,同時也能長期惠及本地藝術人才,構建起村里村外互動的文教業態。

  藝術氛圍吸引人, 特色民宿留住人

  在梁克剛看來,移動互聯時代的文化傳播,需要足夠的吸引力:“現在好多城里人愿意長途跋涉去一個遙遠僻靜的鄉村,看看與鋼筋水泥森林不一樣的東西。人來了,自發打卡拍照發朋友圈。這種規模化的口碑式傳播,并不是傳統廣告式的硬性轟炸,效果更好,影響更遠。”

  實際上,犁橋也沒有足夠的資金打廣告。“市財政下撥了一筆專項資金,總價600萬,鄉村藝術改造經費、作品建材、策展費等,都包括在內。”銅陵市文化與旅游局局長徐常寧說。

  在徐常寧看來,政府是平臺的搭建者和先期的引導者,藝術家是主創,村民既是參與者,也是受益者。“如果政府先期不做出示范效應,就沒法激發村民后期的積極性。但光靠政府投入,項目就容易變成無源之水。藝術吸引了游客來,吃些農家飯菜,還遠不夠。要想辦法把游客留下來,刺激他們購買特色農副產品和當地文創的欲望,才能有長遠的經濟效益。”

  面對如今的旅游消費熱,傳統的釣魚采摘和田園農家樂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城市人品位和需求的升級。于是,鄉村精品民宿成為徐常寧和梁克剛考慮的有效抓手。

  據徐常寧介紹,銅陵從2017年就已在幾個定點鄉村改造了一些民房,搞起了民宿。但數量較少,一戶兩到三個床位,全市總共就600張,品相也比較傳統,自家屋子簡單收拾,騰出來擺張床和沙發。“這兩年是幾何級增長,如今床位增至3000張。尤其犁橋的三家,已初具規模。”徐常寧說。

  房子是向老鄉租的,主要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紅磚房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水泥屋。裝修和設計費用由財政承擔,后期再安排專人管理。設計師在保留老房子原有結構的基礎上,從內部空間分隔、家具配置、床品選擇、屋內裝飾著手,設計出文藝的調性。“有了民宿加持,村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現代藝術的綜合體、文藝生活的全鏈條。游客來了在這里逛拍吃住,可以消磨很長時間,通過注入外來消費解決村民營收問題。”梁克剛說。

  徐常寧認為,改造民宿對普通農戶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政府先期注入資金做出兩三個樣板來必不可少。但等市場成熟了政府還是得慢慢退出,交給市場運作。“一旦后期游客多了,村民自己和一些社會資本開民宿的熱情就高了,那時候一些在外工作的年輕人也就愿意回到鄉村,開飯店、賣高附加值農副產品、經營民宿……創業掙錢,還能享受天倫之樂。”徐常寧說。

  規模復制讓藝術鄉村連成片

  犁橋是圩區,洪水期水高地低,極易發生洪澇災害。村里流傳一句老話:十年倒有九年荒。近年來,通過建設美麗鄉村,環境已不可同日而語。完備的基礎設施、良好的生態環境也是藝術季落地犁橋的根本原因。

  據鐘昆侖回憶,以前進村都是泥路,下雨渾身泥,晴天一身灰。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現在道路硬化、路燈亮化、道路綠化全部到位。還配備了定期的保潔員,分類垃圾桶、垃圾中轉站和清運車也一應俱全。污水有兩套微循環處理系統,不出村生活污水就能集中處理。飲用水接進了城市管網,變壓器的容量也增加了,大功率電器也不怕帶不動了。”

  “犁橋村決不能只有一個。”徐常寧的話說得擲地有聲。

  銅陵的文旅資源,用徐常寧的話叫點多、線長、面廣,但沒有大的拳頭產品。據他介紹,銅陵所有的旅游題材貌似都有,自然山水、休閑、健康養老等,但就是沒有能成為全國范圍內旅游目的地的產品。“藝術季不能只做一期。多年積累后把銅陵的藝術鄉村串成線連成片,吸引更多藝術家參與,招攬更多游客,最終形成鄉村振興和文旅融合的亮麗局面。”

  梁克剛分析,銅陵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歷史稟賦都不太出眾,所以現在靠金點子“無中生有”,努力營造出一個藝術改變鄉村的大IP。加上高鐵過境帶來的交通便利,輻射周邊的長三角都市圈,讓人以后提起藝術鄉村就能想到銅陵。

  50多歲的鐘新林是老犁橋人,以前在城里做木匠。因為手藝好,收入一年也有個七八萬。經過勸說回村,他接受了民宿改造的撥款,把自己兩間臨湖的空房改造成民宿,隔出一間披廈做廚房。從頂棚、背景墻到玄關和木制家具,整個流程自己動手。還請了藝術家借鑒傳統徽派民居風格,設計雕花的木門和隔窗,增加古典韻味。

  “開業當天飯桌和床位爆滿,陸續也有本地和周邊地市的游客來。半年不到收入就有七八萬,家門口掙到錢,用不著跑城里做工了。”鐘新林說。在村委會的鼓勵下,老鐘外嫁他鄉的兩個女兒,最近也有意愿回犁橋,幫父親打理生意。

  走南闖北多年的梁克剛,在各地接手了不少文旅項目,“以前更多在畫廊和美術館里做專業展覽,后來發現那個象牙塔跟中國的土地和人們很隔膜。現在,用藝術創意把一個鄉村變得美麗和時尚,村民還能切實獲益,這才是我想要的。”

責任編輯:劉梓憲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北京单场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