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历史数据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蜜蜂愛上梨花,可以重來

2019-04-04 17:58|作者:吳晉斌|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

分享到:

  蜜蜂愛上梨花,可以重來

  梨樹蜜蜂授粉的山西故事

  本網記者 吳晉斌

  晉南是山西最大的水果園,也是全國水果的特色優勢區,與河南的三門峽市和陜西的渭南市構成全國水果黃河金三角主產區。晉南果園里,第二大水果就是酥梨。僅運城市酥梨、紅香酥梨等品種加起來就有33.8萬畝的種植面積,全省則有100多萬畝的種植面積。

  山西省以臨汾市、運城市為主體,以省級戰略在晉南打造建設了水果出口全國平臺。按說,這有產地優勢、有流通渠道,晉南麥作區的農民本就勤快,日子應該是過得很愜意,但不干啥不知道啥難,廣大梨農一直有塊心病。

  果農許石勇難念的人工授粉經——

  工具從橡皮檫到雞毛撣子,成本從500元漲到了1000元

  運城市鹽湖區龍居鎮王南村的種植大戶許石勇,自打2006年種了100畝梨樹之后,就為人工授粉的事困擾。

  為什么會出現人工授粉呢?國家蜂產業技術體系崗位專家、山西省農科院園藝所的郭媛說,隨著梨樹種植的規模化和農藥的大量使用,田間授粉昆蟲減少,趕不上梨樹授粉需求,本該昆蟲干的活,不得不被人工替代。

  許石勇說,單說采花制粉這一塊,每年花開之前一個月,就要跑遍全國各地,到處買花制粉。從采粉的價錢說,一畝地至少也需要500元。這還不算有的人家用粉量大。

  為什么會大量用粉呢?花開得很好,一畝地投資3000多元錢,到最后因為粉沒授好,坐果率低,產值就低,梨農損失大,所以梨農用粉量就不斷增加,比如一畝地用300元錢的粉,坐果后發現沒有別家的稠,第二年就買500元的,最多的一畝地甚至要投資1000元的粉錢。

  即使這樣,梨農也不踏實,因為不知道當年花粉保管的溫度、濕度合適不合適,坐果的效果會如何。

  從授粉人工投入來說,每年一畝地平均要用三個人工,一個人工現在一天100元,需要300元。像許石勇這個100畝地的園子,最多時有80個人在忙。80個人工費之外,還會有管吃管住管接管送等其它開銷。

  錢還是其次,關鍵是根本雇不到人。因為當地都種梨樹,你家忙的時候,也是他家忙的時候,所以得雇車去幾十公里外拉人。

  許石勇說,都是提前一兩個月到外地聯系人,到跟前了也不一定能保證人能來,人工的支出一年高過一年。

  一開始授粉的時候,梨農用鉛筆頭上帶一點橡皮,用青霉素的小瓶瓶裝一點粉。為了減少人工使用,梨農動了很多腦筋。后來改用毛線系成疙瘩授粉,用了幾年,人工費用還是太大,他們就開始用兩尺長的雞毛撣子粘粉,授粉速度是快了,人工費也相對減少了一大部分。但是梨農授粉工具變大,也相應地增加了花粉的使用量。

  “這樣,一畝地梨樹人工授粉的成本至少都在1000多元,總而言之,費用太大受不了。”許石勇說。

  副村長解云的蜜蜂進村九年明白帳——

  梨農是最大的受益者,授粉成本從500元降到了100元,畸形果少了,果型正了,糖度高了

  許石勇家不遠的東辛莊村是種植梨樹的專業村。2000年,全村大面積種植紅香酥梨樹,成為一村一品的梨業專業村。

  該村副村長解云說,那些年,村民也飽嘗了人工授粉的困擾。2010年,村民在梨樹人工授粉上的投入達到500到800元。2011年,一群人的到來,改變了村民的命運。

  解云說,那年,山西省農科院園藝所的邵有全老師帶領團隊來村里搞蜜蜂授粉試驗,2011年以堆放為主,每一堆是50箱到80箱到100箱,2012年、2014年減少堆放數量,2013、2014年以散放為主,兩到五箱在地里散放,九個年頭里,邵老師退休了,換成了郭媛老師,兩代人接力讓東辛莊梨農嘗到了蜜蜂授粉的好處——

  “以前每畝地的授粉投入500到800元,現在一畝地的投入就是100元;以前,人工授粉不均勻,導致裂果、畸形果多,蜜蜂授粉后,畸形果少了,果型正了,梨的糖度也大幅度提高了,省下的,好果子多了多賣的,算下來賺頭很大。”

  東辛莊的試驗點源于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一個批示。批示指出:“蜜蜂授粉的‘月下老人’作用,對農業的生態、增產效果似應刮目相看。”

  “發展成為示范點,開始是一個合作社理事長的配合支持,后來得到村長的支持,才實現了蜜蜂授粉的全村覆蓋。”已經退休的邵有全說。

  東辛莊人對蜜蜂授粉的認可,有五十年養蜂閱歷的蜂農張龍感觸最深。

  “3月27號晚上我如約到東辛莊。”張龍說,“我剛說,我來講解一下擺放要領和注意事項,村民們就說,張師傅你放心,蜂箱要輕裝輕放,半個小時蜜蜂穩定以后再開巢門。明天我們會把每一組蜂箱的附近放一個水盆,里邊放上樹枝、雜草,免得蜜蜂采水淹死。你就說你們在衣食住行上有什么困難吧,我們來解決。”張龍感覺自己的身價越來越高。他認為,是科學技術在這里轉化成生產力,轉化為農民真金白銀的收入,才讓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職業尊嚴。

  兩代專家九年接力蜜蜂梨樹授粉——

  集成技術的授粉,千家萬戶都需要,一家一戶做不到,政府支持很重要,授粉產業既是生態工程,又是農業生產服務業的新業態

  去年,飽受困擾的許石勇去鹽湖區泓芝驛鎮示范點了解蜜蜂授粉效果,還就蜜蜂授粉之后還需要不需要人工授粉等問題和當地梨農認真交流。當地老鄉告訴他,完全不需要再用人工了,許石勇就動了心思。

  “到現在還是半信半疑,也愿意去嘗試。”許石勇說,“我專門留了15畝,一點人工授粉的手段都沒有用。如果今年這15畝試驗成功,明年就多叫一些蜂農過來。一個授粉工人也不用了,一兩粉也不買了。這樣我一年至少減少7萬元投資。”

  “蜜蜂授粉是將來農業發展的一個難題,梨樹授粉這一塊是蜜蜂授粉一個難題。”邵有全說。

  其實,不僅是梨樹,許多需要傳粉的農作物如蘋果樹、西葫蘆、西瓜等也出現授粉嚴重不足、坐果率極低,總產量下降問題,人們不得不采用大田人工授粉、設施農作物涂抹生長激素等新技術。

  新技術提高產量的同時,負面作用也日益凸顯,一是導致生產成本大幅度提高;二是嚴重影響了農作物的品質;三是間接影響到食品安全,消費者不放心。長期以往,果蔬業發展會出大問題。

  所以,蜜蜂授粉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而且是一個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戰略問題。

  而梨花是沒有蜜,只有粉,花期還短,讓養蜂人自動來放蜂肯定沒有,蜜蜂授粉必須有配套的授粉收入來激勵蜂農參與。

  據邵有全和梨樹產業體系專家的估算,現在全國梨樹百分之四五十需要人工授粉,按邵有全550元到750元一畝地的入戶調查數據測算,人工授粉成本一項,全國梨農需要20多億到30億的投入。使用蜜蜂一畝地僅50元不到。邵有全和郭媛在晉中的試驗數據更經濟,一畝地僅需20元。采取保護和引入昆蟲解決傳粉問題,成為低成本發展現代優質果蔬業的捷徑。

  “僅從技術角度,蜜蜂授粉技術已經日臻成熟,目前,有兩個非技術環節難題需要解決,一個難題是授粉樹的缺失,需要給梨園嫁接授粉枝,這個環節完成需要三年,農民會在短期收益和長期受益之間糾結,必須有持久戰的心理準備;另一個難題是蜜蜂授粉與政府支持的問題,現在大多數梨農的種植模式是一家一戶種植模式,農民不配合會出現東家放蜂西家受益的糾結,必須有一個機構、一級組織介入,才能實現局部區域的全覆蓋,進而達到預期效果。”郭媛說。

  “邵老師告訴我,要轉變為取蜜而養蜂的觀念,現在國外的養蜂人,收入一多半都是授粉收入,蜂產品收入反而是次要的。中國南北氣候差距,一年可以有多次授粉收入,是我們養蜂人廣闊的市場空間。”蜂農張龍說。

  “也正是基于此,我們農科院園藝所正在借助山西省開展的改革創新、奮發有為大討論,廣泛征求各方面意見,從打造兩山論新業態的高度,和拓展農業服務業的角度做一個蜜蜂產業振興規劃,作為討論成果供政府決策參考。”園藝所所長李捷說。

責任編輯:暴佳然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北京单场历史数据